扫地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扫地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黎瑞刚详解华人文化电影版图为内容变现布局微鲸

发布时间:2020-01-14 19:33:55 阅读: 来源:扫地机厂家

自8月微鲸电视上市后,作为微鲸投资和操盘方的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也步入大众视野。当下,电影产业板块的投资给“黎叔”和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(简称“华人文化”或“CMC”)挣足了面子。

10月8日,电影技术供应商IMAX旗下IMAX中国在香港挂牌上市,而华人文化作为主要股东的收益也可以量化——2014年4月,华人文化出资4000万美元,获得IMAX中国10%的股权,而现在,在售出IMAX中国部分股权后,华人文化持有的市值仍接近9亿港元,一年多的时间就有三倍多的回报。

2010年开始运营后,华人文化做出不少大项目:从默多克的新闻集团手中接过星空卫视、与美国“梦工厂”合作成立东方梦工厂,打造上海“梦中心”,入股香港最大的电视机构——无线电视TVB等。

目前,华人文化的投资方向被黎瑞刚定为三个,第一是传媒和娱乐行业,更多偏重内容;第二是互联网和移动,主要侧重平台;第三是关注生活方式。

而已经走出体制的黎瑞刚,最近也在电影产业上频频出手:和美国好莱坞最大的电影公司华纳兄弟共同在香港出资成立“旗舰影业”,华人文化领导的财团控股约51%;与美国华特迪士尼公司、Evolution Media Partners三方领投位于硅谷的虚拟现实(VR)技术领先企业Jaunt。

黎瑞刚介绍,除了投资微鲸电视、参投IMAX中国、主控东方梦工厂、旗舰影业,华人文化现在还投资了一些中小型的电影公司和工作室,以及电影票务公司和艺人经纪公司,除了暂时未碰电影院,基本上介入到电影产业上下游整个链条。

投资策略:利用微鲸电视将内容变现

8月13日,华人文化旗下一款名为微鲸的智能电视机亮相,这款电视将享有华人文化投资企业的综艺、体育、影视以及新闻等内容。

“现在我希望旗下的电影产品帮助微鲸电视吸引用户,但未来,希望微鲸电视把其变现能力发挥出来,比如一部电影在院线刚下线,留出一个窗口期,使观众只能在微鲸电视上付费来看,这样也拓展了电影本身的收入。”黎瑞刚这样阐释他的微鲸变现计划。

除了主控电影企业,华人文化也参投了不少电影项目,比如,既有《匆匆那年》这种小成本的文艺片,也有《智取威虎山》这样国内罕见的大片。如果你拥有一台微鲸电视,都可以在家轻松点播这些影片。

黎瑞刚说,华人文化是非常商业化的,只要有价值,就会去投资,虽然海外电影不是经营重点,但公司也将有面向好莱坞电影的投资平台。

华人文化在电影产业布局上如此之多,或许用黎瑞刚对外透露的投资策略也理解得通。

业界解读黎瑞刚在CMC的投资策略,实际上是通过投资及深度运营去获取最优质的内容资源,然后通过线上和线下的各种渠道为优质内容拓展盈利和变现的途径。

为什么要牵手IMAX中国?

当然,在无论哪个领域,华人文化的投资都有一个前提。黎瑞刚说,作为一个投资收益驱动的集团,被投公司的财务状况是基础。

IMAX中国本身的业绩也自证优质:2014年IMAX中国收入增长40%,至7822万美元,利润增长30%,达到2278万美元。截至今年6月底,中国共建成IMAX影院221间,已签约的还有217个IMAX影院系统。

在中国每天平均票房超过1亿元的当下,IMAX中国吃到了不小的票房增长红利,除了水涨船高的因素,黎瑞刚也解释了当初为何看好这一项目的原因。

“成熟的电影市场,观众对于直接的感官刺激关注度会略低一点,会更关注剧情人文,而中国目前的情况是,对于高科技观影体验的认同感和偏好高于发达国家,重视视觉冲击,这一类型影片构成进口大片的主体。”他说。

也有政策对IMAX市场放量的促进。2012年,中美之间在电影进口配额上有调整,从最早20部进口大片增加到34部,新增的14部必须是MAX格式和3D格式。

利用华人文化在中国的经验,IMAX中国规划的发展路径实际比其美国公司更为丰富。

在黎瑞刚看来,IMAX院线屏幕数上,中国在3年到5年很有可能超过北美,而利用IMAX的技术针对高端消费者的家庭影院系统也蕴含巨大的商业机会,现在IMAX中国已和不少房地产机构签约,项目已经开始启动。

“IMAX屏幕的票房号召力是一大资源,在诸多影片争上IMAX屏幕的情景下,我们所提供的渠道能力实际上增加了参投影片的谈判筹码。”黎瑞刚说。

“好莱坞合伙人”还在学习

如果提起旗舰影业的设立,很容易被人联系到三年前——2012年,华人文化和美国“梦工厂”合作成立东方梦工厂,打造带有中国元素的动画电影。

彼时他还被冠以“好莱坞合伙人”的称号,而现在东方梦工厂的首部合拍作品《功夫熊猫3》已经定档明年春季前夕上映。

“即使华人文化是主控,不代表任何事情就能够说了算,有不少相互理解的过程。”黎瑞刚说。

之前对外谈起国外厂商合作时,黎瑞刚的说法始终是“学习”。比如在今年的夏季达沃斯上,当下,中国一直用体量交换西方的产品,未来的关键还看是否能学到西方的创意、内容生产整套流程体系。

“中国电影产业体系的建立可能需要一代人的努力,一方面,以这种合作方式进行,另一方面,不少海外归来人才已经有西方电影工业思维,这也有所促进。”黎瑞刚说。

题外话,当被问及这部“三年磨一剑”《功夫熊猫3》的票房预期时,黎瑞刚没有正面回答,他说,在2011年中国电影市场规模还不大时,《功夫熊猫2》在中国市场就拿下了6.17亿元票房。

当然,旗舰影业学习过程可能快一些,毕竟按照华人文化计划,2016年就可能会有项目的进展。

(责任编辑:HN666)

预约挂号平台服务中心

挂号网

海外就医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