扫地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扫地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网络女主播卖色不卖身年薪百万只是传说《新闻》

发布时间:2020-09-02 01:11:23 阅读: 来源:扫地机厂家

雪儿被粉丝们称为“小陈慧琳”。她人气很高,她的节目每天少则有三四千人收听,最多时有数万人同时收听

为了吸引人气,主播星仔化上了小丑妆

做网络主播不仅要会聊天,还要多才多艺。图为一名网络女主播在聊天中为粉丝弹钢琴

粉丝向主播赠送的虚拟礼物。这些礼物,是主播们收入的主要来源

编者按

“卖相不卖身”是人们对网络女主播的评价,“百万年薪”是旁人对网络女主播收入的想象。

“坐着就能赚得盆满钵满”,这让不少妙龄女孩“前赴后继”进入这个行业。至此,网络女主播也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。

摄像头、声卡、话筒,网络的秀场上,宅男们获得短暂温存,女主播们则收益颇丰,甚至有传言,热门网络女主播年薪近千万。

视频中,妩媚华丽的女主播声音甜美、搔首弄姿,“跟色情服务相关,或打擦边球”是外界的普遍揣测。

那么,网络女主播的真实生活和收入是怎样的?请随河南商报记者一起,走近郑州的网络女主播。

作为网络女主播中的新手,尽管佳佳在镜头前侃侃而谈3个小时,在线的“游客”也只有20多个。

她说,为了把“游客”留住,她不得不每天转换穿衣风格,不停寻找话题,像个“华丽的小丑”。

月月是郑州北三环一家健身器材店的销售员,前不久开始兼职做网络女主播。她说,在网络世界,她遇见了更美的自己。

佳佳

做网络主播我只是个“华丽的小丑”

夜幕降临,佳佳坐在客厅地板上,正专心地化妆。她熟练地粘好假睫毛,一双大眼睛顿时忽闪忽闪的。

4个月前,她还只是一名化妆品导购,每天为完成工作任务而焦躁。如今,她正慵懒地对镜梳妆,“做网络主播很自由,不用早起。”

化妆完毕,她坐在电脑前调试视频效果:一个身穿白色吊带、长发飘飘的萌妹子,出现在视频中。

晚上7点,直播开始。“我是佳佳,你们好久不来我房间,我都想你们啦。”柔和的灯光下,佳佳嘟着嘴埋怨,委屈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。

这时,在线的“游客”只有20多个。“即便只有一个游客,我也要不停说话。”她说,如果没有人回应,她就自己哼歌,总之不能冷场,“我只是个华丽的小丑。”

月月

在网络世界我遇见了更美的自己

这套120平方米的房子里还住着4名网络主播,其和其他十几名主播一起成立“学生公寓”,公寓族长陈潇毅既是老板也当“厨师”。

佳佳已装扮整齐,月月才姗姗来迟。她低头穿过客厅,静静地窝在沙发一角开始化妆。

“月月比较内向。”陈潇毅说,她做主播的时间最久,但收入没有别的主播高。

化妆完毕,小麦肤色、内敛的月月,顿时变得光彩照人。穿着露出“事业线”的水手服,让她看起来格外性感。

晚上8点,月月正式开播。看到有新粉丝进入,她嘟着嘴说“么么哒”。不管粉丝点什么歌,月月都手到擒来。

现实中,月月是一家健身器材店的销售员,看到顾客进店,她曾不敢主动靠近,“在网络世界,我遇见了更美的自己。”

雪儿

在电脑屏幕前 我觉得自己就是明星

相比刚入行的佳佳和内向的月月,雪儿显然更受宅男欢迎。因为长得像陈慧琳,粉丝们都习惯叫她“小陈慧琳”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了一张明星脸,雪儿从小就渴望成名。“我是双子座的,有点儿双重性格。”24岁的她在朋友的影响下,做起了网络主播。因为颜值“过硬”,每天少则有三四千人收听她的节目,最多时有数万人同时收听。电脑屏幕前,她觉得自己就是明星,直播就是一场“演唱会”。

看到粉丝送出的“飞机”、“跑车”充斥屏幕,雪儿捂着嘴笑。“谢谢凯哥,爱死你了。”她习惯性地撩动黑色及腰长发,时不时挤眼、嘟嘴。

为了“有的聊”,她每天下班后都会做功课,关注时事热点、热销书目、流行歌曲等。她偶尔会上网,淘一些十几块钱的饰品和几十块钱的衣裳。

辣条

姐姐告诉我 爸妈晚上偷偷看我直播

去年,辣条还在服装卖场打工,今年来到了郑州。她身穿黑色蕾丝裙子,脚踩高跟鞋,成熟的妆容,与她的年龄极不相称。

由于她的房间断电,今晚她破例休息。她端着水杯,不停喝水。“一直说话,嗓子都坏了。”辣条说,第一次直播,她两小时喝了9瓶矿泉水。

回忆起首播,辣条不敢看视频里自己的模样。“一晚上都在唱歌。”她捂着嘴笑得直不起腰来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“其实,我爸妈也担心‘黄’。”辣条说,刚开始,家人觉得这工作“不正经”,极力反对。如今,辣条月入万元,且成熟、自信。辣条说父母也成了她的粉丝,“姐姐告诉我,爸妈晚上偷偷看我直播,我心里老高兴了。”

星仔

为逗人发笑 他扮成“小丑”说二人转

星仔是“学生公寓”里唯一的男主播。他大学还没毕业,一个月后还要回学校准备毕业论文和论文答辩。

做男主播一个星期,他为自己做过多个造型,扮演“小丑”、“老爷爷”,各种搞怪。

星仔住在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房子里,里面有一张沙发床,一台电脑。为了多挣点钱,星仔常自愿加班,白天也开着直播。

要直播时,他把电脑关了,让佳佳帮他化妆成“小丑”,再扎个红头绳、涂上红唇膏、抹上厚厚的腮红,用眉笔点上满脸的痣。

作为男主播,星仔无法拼颜值,只剩下个性和才艺。即便如此,他现在只有100多个粉丝。在这份坚持之外,他也有些迷茫。

滢心

月收入两三万元她仍在电脑前卖力工作

“这是必经阶段。”面对星仔的困惑,主播“滢心”很淡定,“付出、坚持,就会有收获。”

在一栋三层“别墅”里,常住有7名网络女主播,滢心是赚得最多也最卖力的一个。老板规定每天直播4个小时,她往往会坚持10多个小时。

“你们只能在旁边看,不能出声啊。”有朋友来访,滢心小心叮嘱一声。为了留住粉丝,她上厕所也是匆匆去又匆匆回。

滢心的床上,摆着粉色的镜子和各种玩偶,旁边是紫色的大窗帘。粉丝问她“下身穿的是什么”时,滢心故作神秘地回答:“你猜?”

她来自漯河一个小乡村,会把每月收入的一半寄回家。月入两三万元,滢心却并不满足于现状,她自学舞蹈、钢琴,梦想是“百万年薪”。

杀手锏

想要在网络世界立身 得拼颜值、才艺和个性

成名之路艰辛异常,收入也很难保证,为何还有这么多人执着、坚守?

御品国际工会的“村长”邱先生说,在“年薪百万”传说的刺激下,面容姣好的女孩相继投入“网络主播”世界。

邱先生说,2008年左右,网络主播多是怀才不遇的音乐人。后来,主播慢慢有了粉丝,通过卖QQ背景音乐、刻光碟创收。2012年,纯语音变成视频,之前的资深主播,不少人因为颜值太低“见光死”。

在社会需求的推动下,网络主播由“追求音乐”,逐渐转变为“追求颜值”。邱先生说,因没有准入门槛,网络主播的年龄,从几岁到七八十岁的都有。

如何在众多主播中脱颖而出?邱先生认为,“色情”难以在网络立身,要想成名,得有颜值、才艺、个性这三大“杀手锏”。河南商报记者 徐方方 孙李爽 实习生索旎/文 河南商报记者 侯建勋/图刘鸿翔/视频

无双魏蜀吴安卓版

新世纪福音战士适格者破解版

蜀山神话手机版

上古启示录破解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