扫地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扫地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洋河上市成中高层财富盛宴基层职工生活条件20年未改善

发布时间:2021-01-07 18:32:05 阅读: 来源:扫地机厂家

江苏洋河酒厂自2009年登陆资本市场以来,企业、资产高速扩张。在企业两次改制前后入股的125位中高层的个人财富也因此迅速增长,成为千万乃至亿万富豪。但职工反映说,数千名普通职工被收回原始股权后,依然蜗居在数十平米的老式公寓楼里,平均月收入只有两三千元,生活条件20余年未有显著改善。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三赴洋河镇,采访到的多位洋河老职工称,正是由于原始股权被剥夺,他们丧失了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洋河股份,002304.SZ)上市后资产快速增长所带来的财富效应,与拥有原始股权的中高层差距越来越大。一些中高层常常在他们面前炫耀说,他们拥有股权,“每年两次分红,钱多得花不完,家里买两辆汽车,雨天开一辆,晴天开另一辆。”

2006年4月24日洋河职工围堵工厂大门

缘起数千职工原始股

职工维权曾惊动中央

洋河股份所在的宿迁市洋河镇自古以来就商贸繁荣、盛产美酒,以洋河酒厂为龙头, 一个小镇上拥挤着三四百家各色酒厂。在这个酒业重镇,处处充满着洋河酒厂的印记,占据着该镇一大半的位置。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在酒厂生活区找到了数名写举报信的老职工。

2002年改制时职工内退协议书

据一位酒厂老职工介绍, 1997年和1999年,国家规定给工人普调两级工资,平均每人应调2500元。时任洋河集团董事长杨廷栋提出,让工人用调资的钱及历年结余工资给职工入原始股,1元1股,普通职工每人5000股,销售人员人均8000股,中层干部人均10000股,领导层人均20000股,不足部分职工以现金补齐,集团工会代表员工持股,用于成立江苏洋河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的投资。

职工原始股权证

一位姓周的老职工回忆说,1999年,洋河集团效益下滑、经营困难,已经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,为职工调资缺钱,便开展员工持股,进行现在所称的“混改”工作,这是一种变相的集资行为。2000年,杨廷栋在全厂职工代表大会上宣称,这个原始股是有保证的,可以子孙后代继承,并给每位职工发放了一张原始股权凭证,根据此凭证,职工先后获得了几次分红。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了解到,随后的2002年,按照宿迁市政府加快产权制度改革的要求,洋河集团在中介机构的帮助下,进行了以减员增效为主要内容的第一次改制,先后完成清产核资、组织机构调整及人员定编等工作,最终确定总体改制方案,剥离不良资产、清理呆坏账和精简人员,同年12月底,以洋河集团为主要发起人,联合上海海烟物流发展有限公司等6位公司法人和杨廷栋等14位自然人,共同发起设立了洋河股份,并获得江苏省政府的批复同意。

上访职工代表焦正红说,那场改制声势浩大、全场动员,目的是清理冗员,轻装前行。当时街上挂满“减员增效”的彩旗,职工还编了首歌谣唱道,“洋河酒厂形势好,38岁吃劳保”。但这次改制被指责严重损害了职工利益,如一些非常年轻的职工未进编后由“全民工”(编者注:计划经济体制下全民所有制单位的职工,就是全民职工)内退后成了“合同工”(编者注:经济体制改革后,企业和事业单位都有用人的自主权,对员工实行聘任制),厂里未兑现和下发《职工安置方案》里规定的“身份置换金”(编者注:身份置换金是国企改制中出现的,全称是终止劳动合同身份置换补偿金,职工通过变更、解除劳动合同,接受一定的经济补偿,由全民所有制职工置换为社会的从业人员,消除其对国有企业以及国家的依赖关系,使国家不再承担无限责任。)。按照工龄计算,每位下岗职工能分到数万元不等的“身份置换金”,但厂里扣住不发,一些人员因此聚集起来开始最初的上访维权。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了解到,2006年洋河集团再次进行了改制,主要内容为增资扩股。洋河集团通过向管理层定向增发,进一步稀释国有股在洋河股份的占比,由此前的51.099%稀释到38.6%,将洋河股份由国有控股变为国有参股企业,是为第一次国有股减持,管理层持股比例上升到30%左右。2006年10月底,洋河集团将18.6%的国有股权在江苏产权交易所挂牌拍卖,进一步将国有股稀释到20%。

几位老职工告诉记者,这两次改制均未提及数千职工的原始股权和“身份置换金”问题,几位上访代表便向职工宣传相关政策、向公司领导讨要说法。越来越多的职工开始放下手中的工作聚集和声讨维权,数百职工围堵厂区大门,部分车间停产,据说最后惊动了中央领导。

有公司内部人士向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提供的一份文件显示,中央和江苏省、宿迁市的相关领导对洋河职工围堵工厂大门情况逐级予以批示,要求妥善细致地做好工作,化解矛盾,维护稳定。

焦正红说,罢工平息后,职工原始股权和“身份置换金”问题并未得到相应解决,他们继续就此维权,但不敢太公开,害怕再次被抓起来。与此同时,酒厂领导以增股为名,要求职工上缴原始股权凭证,绝大部分职工按要求上缴后,不料却是增股变成了退股,并称为了不让职工吃亏,宿迁市下拨2400万元专款用作职工退股,并未按公司章程规定,经过职工签字同意,5000元退股款便直接打到工资卡上。

为摸清洋河集团职工原始股权的来龙去脉,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委托律师从工商部门调取了数百页相关资料,仔细研究后发现,1999年12月,以洋河集团、洋河集团工会、盐城市糖烟酒总公司、泗阳铝制品厂等7家公司法人和杨廷栋、刘家勤、陈宗敬、王述荣、高学飞、庄德武等7位自然人共同出资5000万元成立江苏洋河酒业股份有限公司,其中洋河集团工会出资2405.23万元位列第一大股东、洋河集团出资2384.77万元位列第二大股东; 江苏洋河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已于2002年12月10日向工商部门申请变更为江苏天蓝酒业股份有限公司;变更完成后, 江苏天蓝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因亏损严重,已于2007 年3月被注销,职工原始股权也一同随之消失。另起炉灶、取而代之的是2002年12月底洋河集团为主导发起成立的洋河股份。

老职工代表焦正红、陈复志、周萍、蔡孝辉等人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“我们对此一无所知,一直都被蒙在鼓里,既没有任何人通知我们签字,也没有召开职工代表大会,我们的原始股权就这样说没就没了,到底是谁在操控这一切?”他们愤怒而无奈地质问。

洋河生产区厂景《中国经济周刊》 记者 刘照普 摄

上海血液病医院

上海治疗不孕症那个好

南京皮肤病研究院#初期牛皮癣的症状是怎么样的?

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得了白癜风怎么治疗

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白癜风患者如何做好自我护理计划 白癜风的饮食禁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