扫地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扫地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快递打车CEO吕传伟包抄和效率

发布时间:2021-01-19 22:26:07 阅读: 来源:扫地机厂家

快递打车CEO吕传伟

如果是在几个月前,快的打车CEO吕传伟绝不会把“机动分队”这件事说给别人听。因为,这是他们在全国范围内赖以快速扩张的一个法宝。

每当快的打车决定进入某一个城市拓展市场时,这种小分队就会被快速派往当地,驻扎一两周时间实施突击推广。通常一个小分队由三四个人组成,被描述为具有成熟的打法、标准化的模版。借助这种方式,快的打车已经进入30多个城市直至香港。

在快速发展变化的手机打车市场,快的打车成为仅有的“大玩家”之一。

包抄

然而所谓的进入某个市场,对于快的打车这类应用来说,理论上可以很简单:只要当地有出租车司机使用快的,也有乘客使用快的,交易就自然而然的发生了。不需要任何额外投入。使用的司机和乘客越多,某个应用在当地的市场占有率自然越好。

青岛就是这样一个例子。快的打车还没来得及顾及这个海滨城市,当地的出租车和乘客已经自发形成相当的交易规模。然而大部分情况没这么理想,手机打车软件得想方设法抢在对手之前,让一个城市的司机和乘客更快、更多的拢在自己手中。

这种情况下,扩张路径显得尤其重要。

从杭州起家的快的打车,一开始就没有满足于偏安一隅,尽管在向全国进军的道路上也有过曲折,好在最终确定下两个重点方向:具有地理优势的长三角地区,以及全国二三线城市。快的打车的推进组合拳中,就包括开头提到的机动分队。

总结现有30多个城市的运营经验,快的发现用户的打车方式没有根本区别,而且面向司机所进行的推广方式也差别不大。例如上海并不像杭州一样打车难,但快的在杭州的推广方式到上海同样适用,而且有了之前的经验反而推进的更顺畅。

“除了北京、天津、武汉之外的市场,都是我们占优”,吕传伟说目前快的打车的发展目标已经实现过半,“我们提前六个月完成全国部署”。

易观国际上周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,按照累计用户数计算,今年第三季度快的打车在全国的整体市场份额超过嘀嘀打车,两家合计份额超过80%。其中北京市场嘀嘀打车依然领先,而快的在长三角和珠三角已经超过了嘀嘀。

避开京津这些北方重镇,就是意在避开主场优势明显的嘀嘀打车,同时也给竞争对手全国扩张设置路障。例如快的打车在郑州20万就能获得很好的推广效果,而后进入者的投入就要在十倍以上才行。快的这种路径,犹如农村包围城市。

现在,快的开始向北京市场挺进。北京出租车数量几乎是杭州的八倍,位居全国第一,快的一直在觊觎北京,但也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战机。

快的打车北京战役的时机,选在9月中秋。“我们的初步目标已经达到”,吕传伟总结说中秋节在北京市场发力后,第一周就超额完成了预定目标。在北京市场,快的打车最重要的拓展不是司机,而是希望能让更多乘客使用自己的产品。

吕传伟说希望通过一辆个月的突击,能在北京市场扭转与嘀嘀打车的落差。

效率

尽管快的开始切入北京市场,但竞争最艰难的时间已经过去。根据吕传伟的观察,今年十一之后,手机打车市场的非理性竞争有所缓解。

最激烈的争夺,可能要算是8月的上海,当时手机打车软件之间的第二轮残酷比拼正在上演。为了培养司机的积极性,各家都不得不投入重金进行补贴,乃至像去机场这种“肥厚”订单,司机都能获得几十甚至上百的现金补贴。

那个月,上海很多出租司机领到的补贴达到一两千元。“这个市场虽然发展非常快,但却是一场长跑”,吕传伟强调行业竞争应该拼产品、服务、后台,而不是靠钱砸。这种说法体现了快的打车另一个发展思路,那就是效率。

内部的估算显示,由于采用了包抄的策略,快的打车用了对手一半的资金消耗,实现了近乎平分秋色的成绩。除此以外,这种对效率的追求也体现在产品中。

例如快的打车一开始主推的就是文字预约,而不是语音,现在快的打车的界面仍然会有意引导用户采用文字的方式约车。语音方式虽然看似更简单,但却是一种效率更低的方式。一方面难于精确表达相关位置需求,另一方面也不利于标准化。

从效率方面讲,快的倡导以文字约车为主,这样就能对打车线路进行判断,对司机不愿意接活的订单进行补贴,而对于上面提到去机场这种订单,快的则不会进行补贴。对于以语音叫车为主的同行来说,由于无法对订单识别就可能付出更多的现金补贴。

更重要的是,语音是进行后续数据挖掘的一道高墙。

这也会进一步对快的打车这类服务的商业化进程有所阻碍。在国内市场,手机打车软件目前能够大致想到的盈利方向,其中有一个就是基于数据挖掘产生的价值。例如通过一个用户的约车信息,可以大致对其身份和习惯做出一个判断和分类。

除此以外,吕传伟还举例说面向会员提供增值服务、VIP体系等,如果有恰当的表现方式,都能成为商业化的拓展方向,但目前看来仍然需要一定的时间进行探索。“有一个培育的时间,有价值自然就有商业价值”,吕传伟说。

在快的打车的预想中,每天能产生20万个订单的时候,可能就会出现商业模式。现在快的打车的日订单峰值,已经非常接近这个数字。快的打车坚信自己这种手机打车服务是真正的O2O,未来肯定能够找到合适的生存方式。

尽管整个行业只是高速发展了一年多,但吕传伟认为崩盘的可能性已经很小,至于不可控的政策风险,吕传伟说目前的情况看并不需要过多担心。

天地英雄官方版

局王七星彩电脑版

龙之影